日升大厦里的梦想|全国助残日

南方+ 记者

“嗒、嗒、嗒”墙壁上的开关被快速按下,大厅里的灯接连亮起,其中一盏闪了闪,吴辉洲却没有发现。

这里是广州日升大厦一楼一家名叫“日康”的盲人按摩院。“日康就是日日健康,大家每天有健健康康的身体。”来自湖北荆州的吴辉洲是这家店的老板,也是一名一级视力残疾的盲人,“我连光影都看不到的。”这家店里,盲人按摩师有9名。

第31个“全国助残日”来临之际,吴辉洲迎来了一件喜事——属于他自己的新按摩店即将开业。

日升大厦里的梦想|全国助残日   

怎样的人生不平庸?

“我不喜欢平平淡淡,不希望过很平庸的一生。”说这句话的是吴辉洲的太太夏鹏辉,她边说边活动着自己的手指。

这对向往不平庸的夫妇,一直都有一个开店梦。

2001年,23岁的吴辉洲来到广东打拼,12岁就失明的他,那时已学习按摩7年。

吴辉洲曾经有一双健康的眼睛。意外发生在他10岁的一天,一名拿着竹枝扫帚的同学,挥舞着扫帚朝他走来,扫帚扫到了他的眼睛,“那时在农村,没有钱看病,想着过段时间就好了……”

12岁彻底失明后,他选择去家乡福利院开办的中专学习按摩。来广东前,他在老家曾经营过一家小店,店里只有他一个人。

有天,他准备用自己攒的钱买空调时,发现钱被偷了。这件事,让他心灰意冷,决定不再维持小店,来广东打工。

在这里,他收获了爱情,遇到了太太夏鹏辉。

夏鹏辉也是一名视障人士,二级视力残疾的她,还勉强看得见一些光影。

吴辉洲完全看不见,他的妻子夏鹏辉还能勉强看得见一些光影。

“我的视力是从18岁开始退化的,总有一天我也会完全看不见。”2004年,夏鹏辉来到广州,经朋友介绍与吴辉洲相识。“和他相比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眼睛还可以看到那么多。”

她被吴辉洲的温文尔雅、孝顺和谈吐所吸引,这是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夏鹏辉性格开朗乐观,她觉得既然疾病没法改变,就逐步去适应,过好每一天就好。而吴辉洲会对未来的生活有一些规划,比较有格局且稳重,“他属于不善言谈的人,你叫他说一句好听的,他怪别扭的,但他会做出实际行动。”

在视力方面,夏鹏辉比吴辉洲能看到的多,但在生活中,她反而觉得自己是被照顾的那个人。

俩人在相处了近3个月后,决定携手同行。

按摩这份工作十分消耗体力,一天下来双腿酸痛,手掌用力后更是疼痛刺骨。刚开始在别人店里打工时,吴辉洲按一个小时只能获得15元的提成。“有一天我想,我是不是也能在广州开一家按摩店?”

2007年,吴辉洲在太太的支持下,租下了一套一室两厅的房子,第一次尝试开按摩店。对吴辉洲夫妇而言,这样“向前一步”需要很大的勇气。

夏鹏辉平时喜欢用手机听小说。

夏鹏辉平时喜欢用手机听小说。

创业不易 他们接手按摩院

你能想象到,盲人夫妇是如何选房的吗?

因为看不见,他们只能走进屋内一间一间感受屋子的格局。幸运的是,第一次开店比较顺利,小店平稳地经营到了2009年。直到房东通知他们要将房子收回。

第二次开店,却让他们前几年攒下的钱打了水漂。

“当时我们很急,也很冲动想找一个地方开新店。”夏鹏辉回忆,在朋友的推荐下,他们看中了位于广州华侨新村的一套房屋。

那间房屋对面有好几间酒吧,人气很旺。于是,他们立即签订了为期5年的租赁合同。

“没想到有一次我进入卫生间,才发现屋顶一直在漏水。”问题还在出现,整间屋子没有电源,很多设施不完善,租赁合同也不正规……但当时夫妻俩着急开店且担心无法退回定金,还是选择继续装修。

更糟糕的在后面。

装修结束,消防安全审批却过不了。放弃,成了他们的必然选择,最终损失了十多万元。

天无绝人之路,正当夫妻俩犯愁时,一个电话却带来了转机。

吴辉洲曾在日康盲人按摩院工作过6年,当时老板想转手,于是俩人一拍即合。2009年9月,吴辉洲盘下了这家按摩院。

接手按摩院时,院内已流失了很多按摩技术好的技师,卫生条件也不佳,生意没有起色。但夫妻二人没有气馁,他们对店内格局和装修进行了改善,还专门联系上了技术好的技师回来工作。

尽管自己看不见,但吴辉洲想尽办法让店里的环境舒适整洁。

尽管自己看不见,但吴辉洲想尽办法让店里的环境舒适整洁。

“过了几个月,我们存了钱就换了灯,撤了地毯,还换了按摩床,当时按摩床的床罩都破了大洞。”夫妻俩去布匹市场感受了布的舒适度,选了颜色,重新定制了床套。原本店内的不足,一点一点地被改善。

唯一沿用的,是以前的店名——“日康按摩院”。

“做按摩这一块确实辛苦”

来按摩院的客人中,想缓解颈椎病痛的客人很普遍,而且越来越年轻化,有些家长也会带小朋友来做儿童推拿。为此吴辉洲对传统的按摩方法进行改良,会根据客户的年纪、性别、身体状况和按摩目的进行分析和评估。

从业20多年,他认为手法和服务最重要。

从业20多年,他认为手法和服务最重要。

手法能解决疼痛,按摩要达到轻而不浮,重而不滞,让客人皮不疼肉不疼,又能找到痛点、按到深层的部位,持久有力渗透,客人才会觉得舒服又达到效果。另外,按摩师还需要站在客人的角度去考虑其身体的不适或者心情状态,提供好的服务。

在店里,有整齐叠放好的按摩毛巾,几条鱼在明净透亮的鱼缸里游来游去,店里的按摩师们也穿着干净的白大褂。吴辉洲还买来几个扫地机器人,每天都进行全方位打扫。尽管自己看不见,他也想尽办法让店里的环境舒适整洁。

只有一件事,吴辉洲无能为力——技师的水平有待提高且年轻技师较少。

“现在年轻人多数吃不了苦,不愿意干体力活,迫于生计他们也希望找一个待遇好的工作。”

吴辉洲对传统的按摩方法进行改良,根据客户的身体状况和按摩目的进行分析和评估。

吴辉洲对传统的按摩方法进行改良,根据客户的身体状况和按摩目的进行分析和评估。

吴辉洲说,盲人能选择的工作本来就不多,追求待遇是人之常情,“我了解到有的盲人学了播音,有的学电子商务,做按摩这一块确实辛苦。”

偶尔,店里会请来其他技术好的按摩师傅,大家相互交流技法,还有一定视力的技师就尽量看技法,完全看不到的技师就上手感受按摩力道。

店里会请来其他技术好的按摩师傅,大家相互交流技法。

“每个人的生活都很不容易”

按摩院经营久了,自然有熟客。

曹先生是日康按摩院的老朋友,10年前,他脚麻得厉害,“走50米我就要休息一下。”后来到吴辉洲这边按摩很见效,就一直在这做保健。

最近,曹先生得知吴辉洲即将开新店,他同样期待。“为吴师傅感到高兴,在这行,吴师傅算是一个榜样。”在曹先生看来,吴师傅通过自己的按摩技术,缓解了大家的病痛,不仅能自食其力撑起这家店,还为不少残疾朋友提供了工作岗位,很令人尊敬。

客人们慢慢成为朋友,按摩师们付出的同时着也在收获着。

按摩要达到轻而不浮,重而不滞。

在按摩时,客人会和按摩师们闲聊,交流彼此工作方面的事,或者聊聊目前的社会环境及各方面的发展,甚至一些公司的管理方式。“这种收获是我以前想不到的。”吴辉洲坦言,在打工之前,自己的认知空间很窄,“不清楚外面的世界、外面人会不会接纳我们,其实出来以后感觉社会各界对盲人都很关照的。”他说。

同样,与客人的相处中,夏鹏辉对生活也有了别样感受:“躺在我们按摩床上的这些人,其实也很辛苦,要不然他的肩膀、脖子会疼成那个样子吗?每个人的生活都很不容易。”

奋斗路上有困难也有希望。今年夫妻二人买下了对门的闲置铺面,有了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按摩院。

今年夫妻二人买下了对门的闲置铺面,有了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按摩院。

新店的装修效果看不到?吴辉洲就请相熟的装修队来施工,请朋友帮忙参考新店的装修风格。

“你觉得格局怎么样?商标用绿色的好看吗?”小到店铺商标的样子,他都多方询问大家的意见。

因为在这里开店多年,周围不少街坊都成了按摩院的知心人。是客人,更是朋友的刘女士一家帮忙装修新店,从家具材料、数量的搭配都尽力帮夫妻俩省钱。“我们相识快20年,互相信任,她平时常帮助我们也很尊重我们。”刘女士认真把关,让夫妻俩很感激。

巷子口多了一处暖心指引

说起来,日康盲人按摩院的位置不算好,它“藏”在一条巷子里。尽管按摩院的落地窗上贴上了经营项目的内容,还安装了一个能字幕滚动的灯箱,但客流量仍然很有限。

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和大多数盲人按摩机构一样,日康盲人按摩院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按摩院内有9名盲人按摩师。

按摩院内有9名盲人按摩师。

店铺租金3万元一个月、员工宿舍租金3800元一个月,加上自己住所的租金和店铺的水电、管理费,一个月固定支出近4万元……“原本每天我们的客流量能达到60人以上,疫情时一天进店按摩的客人只有五六个。”回想起那段时期,吴辉洲坦言压力不小,房东每个月减免了5000元租金后,店里每个月还是要支出3万余元,“全靠自己的积蓄支撑。”

面对这样的情况,华乐街道同意按摩院做了一张宣传海报,贴在巷子口帮助吸引客人。“除了街道,省里也对我们有就业补贴,解了燃眉之急。”吴辉洲提到的补贴是2020年省残联、省人社厅、省财政厅联合下发的《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盲人按摩机构稳就业专项补贴发放工作的通知》。

按照规定,在去年疫情时,像日康盲人按摩院这样安置了视力残疾从业人员并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的盲人按摩机构,可以获得补贴7000元或12000元不等的补贴。

据不完全统计,广东省目前有1135家盲人按摩机构,该政策共为省内953家盲人按摩机构发放687.2万元稳就业专项资金。

“社会给我们的资源,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其实社会没有抛弃我们,而是需要我们,我们要更好地为社会付出。”夫妻俩想靠自己的力量做出一番事业,带领店里的残疾朋友过上更好的生活。

现在,他们干劲满满,“不仅是为了赚钱,真的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在社会上的价值。”夏鹏辉说。

新店的装修接近尾声,大家常常会去新店转转,摸一摸架好的隔断,踩一踩铺好的地板。尽管他们见不到新店的样子,但如同“日升大厦”的名称一样,新的希望,正在冉冉升起。

【记者】关喜如意

【摄影】梁钜聪 张冠军 实习生 蔡嘉鸿

【剪辑】罗斌豪 周鑫宇 实习生 陈雅靖

【海报】黄红鹰



编辑 钟金秀
校对 牟元凯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1
您已点过

订阅后可查看全文(剩余80%)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频道查看

还没看够?打开南方+看看吧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