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守好后半生,不负前半生

南方+党建频道

人重晚节,田看收成。人生在世,晚年失节不仅落魄颓唐,更为奇耻大辱。曾经不少贪腐官员在任时日夜盼退休,怕的就是不可告人之事大白于天下,一生经营毁于一旦。然而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59岁落马”已不再稀奇,退休多年被查处的也大有人在,“退休保平安”已成痴心妄想。事实说明,领导干部人生进入后半程,更应常自警自省,别入“歧途”,更警惕“翻车”。

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严重违纪违法党员干部中,经历抛物线式人生的不在少数。贵州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谭定华前半生堪称励志成才的典范,从基层干起,一路升至集团副总,然而他拿着优厚年薪仍不知足,想退休前再捞一把,亲手葬送了晚年幸福生活。从技术员到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的王晓林、从机械工人到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的鲁炜、从乡镇企业出纳到陕西省副省长的冯新柱等无不如此。他们都曾有过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在基层的历练中凭借出色的能力和成绩,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然而,一路“开挂”的人生在到达一定高度以后,脚底一滑坠入深渊,前面所有的努力与汗水都付诸东流,令人扼腕叹息。

有人说,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是比较普遍的生活方式,也不乏以此为自己开脱的违纪违法领导干部。其中的关键就在于“享受”二字应如何定义。如果前半生辛劳敬业只是为后半生声色犬马积累资本,晚节失守恐怕在所难免;反之,如果终其一生坚定信念不息奋斗,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亦乐在其中,晚年必能得享岁月静好。那些前半生功劳赫赫、后半生腐化堕落的领导干部,由于初心已蒙尘、政绩观已错位,给政治生态和人民群众造成的伤害难以挽回,不仅辜负自己半生努力,更辜负了组织的培养、群众的信任、家庭的支持。前车之鉴历历在目,领导干部不可不防。

“成立之难如登天,覆坠之易如燎毛。”党员干部在级别不高、权力不大的初始阶段,往往受到的诱惑相对较小,又恰逢血气方刚的年纪,心无旁骛埋头做事、争取进步是发自内心的追求和人生的乐趣。如何让这份进取之心几十年如一日“保鲜”乃至提升,则是一个重大挑战。随着职位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自认为功成名就或已接近“天花板”时,干事创业的热情可能会有所冷却,受到拉拢腐蚀、被“围猎”的风险则不断上升。正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到了人生“下半场”,面对着“一升一降”考验,如果放松了党性锤炼,思想境界和政治觉悟停滞甚至倒退,没有足够的定力和耐力,就可能在飘飘然自我陶醉中遭遇前功尽弃的危险。

守好后半生的意义,不仅在于惩前,也在于毖后。不少领导干部之所以敢肆意妄为,就是因为抱有“退休意味安全降落”的侥幸心理。一朝违纪违法、终身不得安宁,雷埋得再深,终将在某个瞬间爆炸,这种违纪必被纠的确定性预期,必将使得不敢腐的震慑进一步升级、放大。

奋斗没有休止符。电影表演艺术家牛犇从青年时期就树立了跟党走的信念,“耄耋之年,更要追求思想和行动上的进步”,终于以83岁高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份坚守值得每一名党员干部学习。党员干部年轻时是党和人民事业的建设者,迟暮之年更要做好事业的守护人。共产党人无论在什么岗位上,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成就,都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守住一生奋斗的成绩。

【频道主编】戎明迈

【责任编辑】李卓华

【文字校对】华成民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编辑 李卓华
加载全文
热门评论
快来抢沙发
    继续阅读
    还没看够?打开南方+看看吧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