珏嘉秀|真人版木偶“奇遇记”,非遗大师演绎“人偶情未了”

珏嘉秀
+ 订阅

你印象中的木偶剧长啥样?

是表演者躲在布幕下,木偶公仔栩栩如生的表演?

还是表演者穿着道具衣服,化身“人偶”的萌趣演绎?

……

你只是答对了一半。

如今的木偶剧表演,早就超出我们儿时的印象了!

11月18日晚20时,广东省木偶艺术剧院创作并演绎的大型木偶剧《垃圾大战》在东莞市市民艺术中心星剧场上演。该剧以充满童真童趣的方式聚焦城市垃圾分类和环保这一严肃的当前社会热点话题。在表演形式上,该剧不仅保留了中国传统木偶的四大类型,更创新性地融入了人偶、连体铁枝木偶、巨型组合木偶、大木偶、现代舞等。

作为第十三届广东省艺术节的参评剧目,《垃圾大战》首演至今,走进广州大剧院、厦门闽南大戏院等演出几十场,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和大小观众的热烈欢迎。此前更获得了第二届南充国际木偶艺术周“最佳剧目奖”。

有多精彩震撼?有视频有真相~~(结尾有大彩蛋!!)

木偶这个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老艺术品种在中国是如何发展演变的?怎么能够把木偶“耍”出生命力?

省艺术节召开之际,南方+“珏嘉秀”节目组走进广东省木偶艺术剧院,探访那群赋予木偶“灵魂”的表演者。

新木偶剧融汇古今中西艺术元素

巨型组合木偶蚊子,来势汹汹的老鼠“军团”,将近四米高动漫感十足的“黑水女王”,拟人化的“叮叮当当垃圾伙伴们”,现代都市建筑外墙舞美设计,垃圾山的抽象造型,多媒体投影中穿梭的地铁和垃圾山、自然环境等等……《垃圾大战》表演现场,童趣十足的舞美效果和演员们的生动演绎,让现场响起数次热烈的掌声。“我以为木偶剧就只有那些小木偶表演,没想到木偶有这么多种类,还有组合木偶、大木偶、卡通人物。”当晚专门与爸爸来看演出的五年级陈同学兴奋地对记者说。

《垃圾大战》讲述了垃圾分类工的女儿豌豆在倡导垃圾分类时遇到的各种困难和经历。垃圾小伙伴们让豌豆和小K通过时光隧道穿越到20年后的城市,发现因为人们不把垃圾分类当回事,此时的城市已被垃圾淹没。豌豆和小K历尽艰险,在众多垃圾小伙伴的帮助下终于回到了现实,小K也懂得了垃圾分类的重要和意义。

“这不是一出说教式的戏剧,而是有情感有人物有故事有温度的木偶剧。我们希望通过富有童趣的故事情节和表现形式吸引孩子们,让他们深刻理解‘环保从我做起,从家庭做起’的重要意义。”广东省木偶艺术剧院董事长、总经理潘大庆介绍。

为了能够丰富木偶剧的视听效果,主创人员在舞台呈现和舞台调度中也可谓用尽心思:不仅充分展示了杖头木偶、提线木偶、掌中木偶、皮影四大传统木偶品种的魅力,更融入了人偶、连体铁枝木偶、巨型组合木偶、大木偶、现代舞等时尚感十足的新元素。还特别请到德国作曲家弗朗茨·冯·邵西为该剧作曲配器,是一次传统与现代、中西艺术的多元融合探索。

“广东木偶作为历史悠久的传统艺术品种,通过《垃圾大战》这部新剧再一次显示出其在贯彻发展性承传精神中的非遗保护成果,也通过传统艺术与现代手段融合充分体现出其在舞台创作上的实力;既展现了广东传统木偶技艺的非遗传承成果,也展示了广州市木偶剧创作的最新水准。”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戏剧评论家罗丽这样评价道。

用爱赋予木偶生命力

“木偶在中国的历史上已经有2000多年了,是所有艺术品种当中最古老的一个。”国家一级演员、广东木偶戏省级非遗传承人崔克勤告诉记者。

据《广州市志》载,广州的木偶戏艺术是从浙江、福建辗转粤西等地传入的,有杖头木偶、布袋木偶和提线木偶三大品种,有逾100多年的历史。清末民初,木偶戏已活跃于广州街头,当时主要演出地点是城隍庙(今中山四路忠佑大街内)、荔湾西关黄沙一带,以及乡村神诞庙会演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广东木偶相当盛行。当时,木偶戏是广州街坊最主要的娱乐项目之一,“我还记得,在文化公园和红旗剧场内,街坊通宵排队买木偶戏票是常事。”一位“老广”回顾说。在他印象里,当时的木偶戏还是多以历史题材为主,而看木偶戏的人并不区分老少,“大家都爱看。”

崔克勤1975年进入广东省木偶剧团,见证了木偶艺术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变迁。当初踏上木偶表演这个行当,崔克勤还经历了一件有趣的事。

当年高中毕业后留校成为音乐老师的他,怀着对木偶表演的憧憬从湛江来到了广州。刚来木偶剧团报道那天阴雨连连,他推开了当年位于逢源大街的省木偶剧团原址的大门,眼前竟是一片漆黑。“宿舍里光线暗得连床都看不见,我眼泪就下来了就想着回家。”不过,这种情绪很快就被剧团排练演出的盛况所带走,《向阳花》、《雨打芭蕉》等剧目中栩栩如生的木偶表演把初来乍到的崔克勤深深吸引,从此他在木偶表演路上走过41年。

木偶表演融合了舞蹈、戏曲等多种艺术形式,要“学精”确实难度不小。“基本功里第一道坎就是要学举功。”崔克勤说,木偶演员往往要举着四五斤重的木偶长时间表演,将木偶举稳是最基本的要求。为此,演员们往往要通过绑沙包、举水瓶等负重练习来锻炼臂力。

最难的还是如何将木偶“耍”出生命力。“真人演出无论是动作还是情感都很直接,但木偶表演不仅要人在演,还要将动作和情感传递给木偶,木偶的一举一动都要赋予生命力;而且不同种类的木偶操作方式也截然不同。”崔克勤告诉记者,为了练习一个动作,木偶演员往往要在镜子前重复练习无数次给木偶“找感觉”。

“只有你真正爱木偶,把他视为你的爱人同伴,你才能将这种爱和灵魂传递到木偶身上。”带着对木偶的爱,崔克勤更创作出《长绸舞》这一品牌节目,尝试让操纵木偶的表演者与手中的木偶扮演男女双方,在舞台上来一段浪漫恋爱。

培养木偶艺术“新工匠”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将港台音乐、电视等娱乐新方式带进了广东,大众娱乐方式的改变让木偶剧的发展陷入了低谷。“那是很尴尬的时期,我们去珠三角演出观众很少,甚至少到我在表演时不敢看观众席。”崔克勤至今历历在目。

从2009年起,随着广州文艺院团改制,广东省木偶剧艺术剧院也从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剧院也从剧目创作、演出环节、推广模式,宣传渠道等多方面尝试改革创新。从2013年开始,木偶戏从在木偶剧场不定期演出,改为每周六、日上午固定演出,加之通过自媒体宣传和推广,上座率也在提升。

2011年,广东木偶戏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木偶艺术得到了国家和当地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剧院创作的剧目在增多,演出的场次逐年增加,演出地域越来越大,对外交流作用越来越显著。在潘大庆眼中,木偶艺术正经历着转型发展越来越好的“黄金时期”。

尤其是2013年,《木偶总动员》的上演彻底改变了人们对过去木偶艺术表演模式的认识和记忆,完美融合了音乐、戏剧、歌舞、多媒体等、木偶艺术多种舞台艺术表现形式,将传统的木偶戏转化为一台充满百老汇风格的儿童音乐剧,不仅在艺术上创新,更摸准了当下儿童消费市场的脉搏。

“在艺术形态多样化的今天,儿童艺术表演市场打开了,市面上出现了一些快餐式的低成本演出。但我们强调,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向着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目标努力,而且还必须保证演出精美,以及艺术呈现的剧院风格必须保持下来。”潘大庆说,广东省木偶艺术剧院成立61年来一直秉承着八个字:“继承、创新、包容、特色”。

为了更好地在年轻人中传承木偶技艺,剧院一方面将演员“送出去”,让他们参加各种艺术培训班、研修班;同时将老艺术家“请进来”,对剧院的年轻演员分批分班进行系统培训。剧院以节目传承,每位进团的年轻人学会基本功后,都要排练节目,并鼓励演员们参加各级专业比赛,通过节目排演和技能比拼全方位提升综合能力。剧院从上到下,从宏观到微观都有自己的剧院文化。

如今,广东省木偶艺术剧院已经创作、排演了300多个剧目,屡获大奖,上座率也在不断上升。出国交流机会增多,据统计,如今剧院每年演出近300场,平均上座率超过70%。就在今年4月,剧团创作并演出的神话木偶剧《哪吒》亮相国家大剧院,两场演出爆满,这也是岭南木偶戏首次受邀到国家大剧院演出。

而让潘大庆和崔克勤同感欣慰的是,如今每年都有大批高学历的年轻人立志投身木偶表演的行列。崔克勤说,现在省木偶艺术剧院里有学舞蹈、表演、声乐的本科生,最近进来的三位年轻人是上海戏剧学院木偶戏表演专业的本科毕业学生。

舞蹈专业毕业的“90后”演员李欢欢进入省木偶艺术剧院七年,如今已是全国木偶皮影中青年个人技艺大赛“金狮奖”金奖得主。“我没有想过离开木偶表演,因为每次演出观众们都那么喜欢我们,他们的欢笑是我们进步的动力。”在她眼中,木偶表演未来的发展“形势大好”。

【记者】毕嘉琪 周豫

【摄影、视频】王良珏 张迪

【校对】梁永忠

编辑 许智敏
加载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热门评论
快来抢沙发

    继续阅读
    还没看够?打开南方+看看吧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