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柚唱响农业转型曲

金柚唱响农业转型曲

南方日报

今年,优质蜜柚收购价达到每斤2.5元左右,保质订购的柚子收购价可达到4元一斤,总体持平去年。图为柚农在检查自家的柚子情况。何森垚摄

“不好意思,请稍等”“马上给你寄”一边忙着接电话,一边忙着打包村民准备寄出的蜜柚,梅州市梅县区松口镇快递网点工作人员小廖忙得不可开交。这是记者近日走访基层时所见的一幕。

“中秋前是最忙的时刻,现在可以歇下了。”小廖告诉记者,与4年前相比,网点的发货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蜜柚日发货量是以吨为单位。在梅县区、大埔县等地,物流公司的网点周边堆满“整装待发”的柚子。从9月以来,很多工作人员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忙碌。

蜜柚上市一个月,物流业的生意火爆,展现出梅州金柚的热销。近几年,梅州面对着市场洗牌,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推行标准化种植、引导行业自律、加强品牌保护力度等方式,力求解决果贱伤农的难题,让梅州金柚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市场洗牌

蜜柚价格冰火两重天

金柚企业工作人员向市民推介金柚休闲食品。何森垚 摄

10月6日,在五华县最南端的龙村镇,随着最后一车蜜柚发往珠三角地区,广东三红柚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彩标松了一口气,“最近每天都要采摘几万斤柚果,当天包装后销往各地。”

在青山绿水环抱之间,淡金色的柚果呈现着几分“红晕”,如同涂着一层胭脂。今年是刘彩标的柚树第三年挂果。从2012年返乡种植金柚以来,企业就从种苗选择、管理技术、品牌培育、市场营销等全产业链进行规划打造,按照标准化、规模化的要求高起点谋划经营。

果品颇佳,肉嫩水足、甜酸适中,深受消费市场青睐,三红柚打破了以往新果树“果品差、不好吃”的观念。刘彩标告诉记者,今年的柚果产量达到了150万斤,“三红柚零售价每斤5元以上,快卖完了”。

对于刘彩标回乡投资农业,在当地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千亩柚园致富树,座座金山浮山湖。追求品质为第一,红肉红皮有前途。”

在梅县区松源镇里、宝坑村中,广东梅县宝鑫家庭农场显得格外安静。与外界果品争抢着上市,宝鑫农场老板刘仁华的采摘显得不急不躁。“抢上市、拼价格是没有意义的。”刘仁华认为,精品一定是供不应求。当地一直流传着,刘仁华两个柚子卖出80元的故事。

“今年由于气候适宜、管理水平提升等原因,梅州的蜜柚获得丰收,总体预计增产20%左右。”梅州市金柚协会会长李永生表示,最近几年,果农在施肥方面有较大的改善,蜜柚品质也有所提升。

记者走访获悉,今年,优质蜜柚收购价达到每斤2.5元左右,保质订购的柚子收购价可达到4元一斤,总体持平去年。然而,在果农为丰收而高兴的同时,也有部分果农都陷入果贱伤农的困境。

最近几年,梅州蜜柚市场洗牌加剧,柚子价格陷入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一方面是优质金柚的供不应求,红心蜜柚、三红蜜柚等名特优产品受热捧,甚至1个柚子卖出50元以上的高价;另一方面是散户的增产不增收,如品质较差的蜜柚价格仅为1元左右。

为什么优质产品市场价值愈发凸显呢?行业人士分析,这是品质与市场需求之间的博弈。价格的背后是品质高低,由种植“内功”差异带来的品质不同和消费升级带来的市场选择,最终导致了行业洗牌。

刘仁华、刘彩标等行业人士表示,食品安全和供求关系所带来的双重挑战,追求质量为核心,已成为新时期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面对着福建平和、海南蜜柚等产区竞争,部分行业人士呼吁企业结束“窝里斗”,抱团发展,共同寻找“蓝海”。

行业自律

凝聚共识抱团谋发展

金柚食品加工生产线。何森垚 摄

“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背景下,如果没有品质和品牌作保障,在优胜劣汰的市场上是难以立足的。”梅州市农业局局长刘玉涛表示。

梅州素有“金柚之乡”的美称。经过百年发展,梅州市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柚子生产基地之一,金柚更成为梅州农业的区域品牌和支柱产业。据统计,梅州柚类种植面积已达57.59万亩,产量86.64万吨。

2012年,梅州农业部门的调研结果显示,在经营队伍上,该市规模涉农经营主体4000余家,数量少、质量差,且90%以上以夫妻档、父子档、家庭作坊等为主。运作中,思路受限、人才紧缺、管理乏力等现象普遍存在。

面对着诸多农业经营主体,2013年12月,梅州农业部门通过整合各方资源,组建成立了市级金柚行业协会,为梅州金柚行业整顿、产业规划、内部规范、行业内部交流与相互监督,提供强有力的载体和抓手,推动金柚产业转型发展。其中,梅州市金柚协会会员达1200多人,企业会员60多个(家),覆盖全市种植面积、产销量约七成。

金柚协会的组建,为龙头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大户搭建了交流、协作平台,让各自为政、分散经营的状态得到了一定改观。

相关人士表示,各成员都是行家,彼此之间知根知底,谁家的柚子好、谁家的不好,大家都清楚,能互相监督。“通过协会行业自律,不仅让大家对柚果生产标准化形成共识,还可以促进协会成员抱团发展。”李永生表示,金柚协会一直在努力地引导产业抓品质、做品牌。

随着消费升级,市场需求对农产品的品质也变得越来越挑剔,收购商对产品标准化的需求也愈发严格,这对农产品标准化的全面铺开也形成倒逼的压力。广东顺兴种养股份有限公司先人一步,开展柚果标准化,通过了ISO9001:2000认证、有机食品和绿色食品认证。

梅州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协会组织对内进行整顿行业、整合资源,实现行业自律、自我服务,实施标准化生产保障质量,对外统一塑造品牌、打拼市场,形成发展合力。不遵守行业规矩、破坏金柚品牌的任何一种行为,都可能面临被追责或出局的境地。

然而,不少业内人士提到,梅州金柚产业容量大,种植面积广,且种植地多在山区,从数量和地理上都给监管带来困难。制约产业健康发展存在三大难题:一是过早采摘,二是粗放管理,三是恶性竞争。

在走访中,部分果农抱怨,为了应对一些省外的低价市场需求,经销商在订购柚子时压价收购,以扩大利润空间。为此,少部分农户则以“牺牲质量提高重量”进行对抗,最终陷入了恶性竞争之中。

梅县区一名业内人士指出,虽然梅州农业部门对禁止早摘、科学种植非常上心,举办不少活动呼吁品质、品牌,但部分小农户对此并不看重,“由于地处山区,散户星罗棋布,毫无规律,政府部门想监管也管不到。目前,行业自律起了个好头,但是还任重道远。”  

政府引导

建立现代化金柚产业体系

市场洗牌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发展的过程中必须经过的“阵痛”。梅州金柚如何在这场洗牌涅槃重生呢?

护柚之行,正在努力。近几年,梅州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市场为导向,以组织化为抓手,以品牌化为突破口,大力推进品种改良、结构优化、品质改善,建立以品质为根本的现代化金柚产业体系。

管理和服务是两大抓手。梅州大力开展金柚品种普查,挖掘优良金柚品系,运用现代遗传育种科学方法,选育金柚优良品种;积极开展柚类新品种引进试验示范和推广,优化品种结构,增强市场竞争力。

去年,梅州市农业局与梅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金柚产业管理共同维护金柚品牌的通知》,提出实行金柚产业红名单制度,把推进标准化生产、遵守行业规范、产品质量高、企业信誉好的生产经营者列入红名单,统一登记编码,作为行业标杆示范带动。本着宁精勿滥的初衷,目前梅州仅选出金柚红名单企业两批共14家。

“一锤子买卖多了,结果是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刘玉涛认为,不能一味围追堵截,应效仿“大禹治水”,以疏导为主。金柚红名单制度,实际上运用的是“头羊策略”,14家红名单企业,就是金柚行业的“领头羊”。“领头羊”引对了路,羊群也就走快了、走好了。

走访获悉,在政府部门的引导下,不少个体户及企业已悄然转型经营模式,在抓好标准化种植的同时,打造企业品牌,力求脱颖而出。

近期,大埔蜜柚入选“中欧100 100”地理标志互认互保产品公示清单,成为广东省两个入选的农产品之一。这意味着,一旦我国地理标志产品正式与欧盟互认后,大埔蜜柚进入欧盟的超市就像进入我国超市一样高效便捷,并享受与欧盟地理标志产品同样的优惠政策。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针对当前农村劳动力老化、短缺的现状,梅州市农业部门培育发展以标准化技术服务为主的社会化服务组织,成立金柚专业服务队,创建“农业服务超市”,提供农技、农机、农资、农产品收购等一条龙服务,解决分散经营难以统一标准的问题。

从供给侧发力,梅州针对不同消费群体和产业发展潜能,还向二、三产延伸,提高产品附加值、拓展产业链,多渠道拓展金柚市场,挖掘产业功能,丰富产业内涵,为金柚产业持续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延伸

鼠标一点 柚子出山

“来,去我家试试柚子。”在松口镇大黄村,种植大户廖叔热情地邀请记者“品尝柚子”。“现在,大部分的柚子都是在网上对接销售的。”廖叔告诉记者,在中秋节之前,几天时间就卖出近万斤柚子。

像廖叔一样搭上“电商快车”的农民不在少数。近年来,梅州探索“互联网农业”的模式,开拓农产品的销售渠道,农民因此受益。

销售渠道的变化,推动着电商在农村的发展。“以前的销售网络不像现在那么发达,最低的时候,每斤柚子就三四毛钱,没人要。”有柚农告诉记者,柚子价格一年比一年好,很多人扩大了种植规模。“农户在微信朋友圈销售,接单后立刻采摘、装箱发货,方便、高效。”

目前,大多柚企纷纷开拓线上销售市场,加入“互联网”的浪潮。如大埔客都供销商城注册人数超过1200户,共有包括万隆实业有限公司等50多家企业进驻。

位于大埔县的万隆实业有限公司,“今年8月25日,开始在网上公布消息接受预售,不到一个月,就因脱销不得不暂停接单。”大埔县万隆实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是第一年尝试在网上开展订单预售模式。“没想到会这么火爆,快递蜜柚都要排队。”

大埔县城百世汇通快递公司相关负责人罗先生表示,在9月中旬前,一天的发货量常常达到10吨以上。松口镇一名物流行业人员感慨,2013年,松口仅有1家快递公司,到2015年已增长到了16家。

精深加工实现“全果利用”

今年中秋,大埔县出品的柚子月饼受到市场的热烈欢迎。从2014年成立以来,大埔县通美实业有限公司一步一个脚印,从最初的蜂蜜柚子果酱、柚子茶,发展到拥有柚子精油、柚子月饼等多个系列产品。

这是梅州市发展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条的一个缩影。

金柚果实鲜嫩多汁,滋味沁人心脾。《本草纲目》中记载,柚肉“消食快膈,散愤懑之气,化痰”,并详细记载了柚子的皮、叶、花的功效及用法,可以说“全身都是宝”,具有极高的精深加工价值。

梅州现有的精深加工企业,以柚子生长膨大期的硕果和采收后的小次果为主要原料,根据不同的工艺和流程,研发出了不同的金柚精深加工产品,主要分为三类:金柚提取物、金柚休闲食品、金柚饮品。

如今,不少企业嗅到了商机。珍宝金柚从2007年就开始主营金柚原浆,如今开发出专利生物技术,用柚果原浆开发出了金柚果汁、金柚啤酒,利用果皮开发出金柚精油、蜜饯等产品,实现“全果利用”。

在广州(梅州)产业转移工业园内,和“珍宝金柚”临近的梅州市金柚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一家专门从事金柚精深加工与综合利用的高科技企业,柚皮经过粉碎、压榨、提取、结晶等步骤,制成甜味剂、柚苷、根皮素等产品。

如今,借助佛山总部的技术资源,该公司拥有多个关键技术的专利,并曾参与柚苷、新橙皮苷、根皮素等食品香料的国家标准制订,产品供应国内大型食品饲料企业,批量出口欧洲和日本等地。

农产品精深加工有助于抚平初级农产品的价格波动。据了解,因为外观不好、品质残次等原因,梅州每年都有一成左右的金柚被丢弃,严重挫伤种植户积极性。事实上,残次果、花、皮都可以深加工成健康食品,实现“全方位利用”。金柚精深加工正在成为一个亮点。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马发洲

【通讯员】温景添

编辑 马吉池
加载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热门评论
快来抢沙发

    继续阅读
    还没看够?打开南方+看看吧
    立即打开